我是你爸爸

黃正深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書院 中五

 

「你這個連媽媽是誰都不知道的野種!讓我用拳頭來教你怎樣管好你的嘴巴吧!」,掄著拳頭朝我吼叫著的大塊頭是校裏人人都唯恐不安的小霸王林泯豪,他在課堂大搖大擺的橫穿直過,把我的桌子推倒,課本散滿一地,還說是我的桌子不長眼的錯,要我向他道歉,真是的,究竟這是誰有錯在先!而他的一句野種正不偏不倚的踩在我的尾巴上……頓時,回憶向我紛湧而至,同學們指著我笑著說:「野種!野種!沒母親的人!」,親戚們指著我說:「這個小孩,他是他父親跟不知哪個女人鬼混生下來的!」,傭人們輕視的眼神……可惡!我緊握著拳頭,不疾不徐地說:「不道歉,我不向肥豬道歉的。」,同學們倒吸一口氣的聲音大到我都能聽到了。「你……你這不知好歹的傢伙!」,他額角的青筋微微抽搐著,他大概發夢也猜不到學校裏真的有人敢跟他對上吧?……接下來,課室就是一陣混亂,我們兩個扭打作一團,圍觀的學生則在呐喊助威,我打向他的小腹,他打我的眼眶……這場混亂,最終在驚動級訓導主任下以每人各記一顆大過宣佈結束。當然,也通知了我們的家人,不過,就算令那老頭失望我也沒所謂,因為本來就沒希望過他會對如爛泥的我期待著什麼,他的目光只會落在被人譽為「天才」而血統名正言順的弟弟身上,沒錯,我那同父異母的弟弟,母親是名門望族的千金,而我是連母親是誰也不知道,如此天淵之別,可笑吧?如果可以,我也想有母親。

一推開家門,迎面而來就是老頭子的破口大駡:「你又在學校惹事生非?你能否安份一點,讓我安安靜靜的過一天?這是第幾次了?為什麼就不能學學你弟?你看!你這頭金髮是怎樣了?」,開口閉口就只懂跟我說弟弟,我一直以來受的委屈你又懂多少!「別再跟我說弟弟什麼什麼的!你這個死老頭子,要是這麼不滿我的話,跟我脫離關係不就可以了嗎?反正我就是比不上弟弟,我就是一堆爛泥,我就是一個野種,滿意了沒有?這麼多意見,老頭子你抱著你的寶貝兒子過下輩子好了,我是生是死都不勞你費神!」,說完我把外套擱在沙發上便往二樓走去,一隻寬大蒼老的手在此時搭在我肩膊,老頭子那經過歲月侵蝕而佈滿皺紋的臉此時看上去居然有一絲淒涼,「夠了,翔,十六年的時間真的夠了,不管怎樣,我是你的爸爸,你也不是野種,我知道的,這十六年來你都不好受,不像你弟弟也沒關係,我只是想你能安安穩穩腳踏實地的做人,你爸我,名譽,財富,地位我全都有了,但卻沒有普通人所擁有著平淡卻幸福的家,我現在只盼望一家能齊齊整整快快樂樂地吃個晚飯而已。你有空就多點回家吧。」,說完他便默默轉身離開。

老頭子……心底某處的枷鎖隨著他的說話而應聲落下,「明天……我會早點回來的。」我說了一句與我性格背道而馳的說話,老頭子離去的腳步也頓了一頓。或許……一直以來是我太執著了,以為痛苦的只有我一人,我想,以後我做任何事也應該顧及別人感受吧。久違了的一聲……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