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願

劉凡可 浸信會呂明才中學 中五

玻璃外牆 黏稠地 匯成一滴未乾的雨珠
貼着大厦的剪影
燭淚般滑落
華厦頓為被抽去骨節的皮囊
挫去驕傲的棱角
軟巴巴地伏在大地上
化開
扭動
翻轉
混合
捲起路燈的昏黃與清晨的躁動
向路旁的圍欄突圍
突圍
漫向深海

城市融化了
是我   融化了
城市
向別的城市推進

這樣
不知道是哪一個城市在向我湧進
我分明辨得出那異鄉的況味
這方的天空還戀眷地
摩挲遁形的城市
那不肯褪去的殘痕

是哪些城市在向我湧進?
夾着北方的雪屑
和着些江南的水草
又或捎來陳年的水酒
初春的杏香
爬上山脊的油菜花海

嗅覺味覺觸覺聽覺淹沒在融漿裡
我    淹沒在融漿裡
浮動着的
我的身軀

浮動着的
這些城市

城市融化了
是我   融化了
城市
向別的城市推進

於是──
化開
扭動
翻轉
混合
沒有了城市
沒有了區域
沒有了邊疆
沒有了用旗幟建起的圍欄
沒有了武力撕分的土地的瘡痍
正如開天闢地初
一片混沌

我懷中的熱度
融化了城市
那熱度
像一隻瘋狂的
被覊縛在異地歸家不得的
怨犬
掙破銀鎖銅鍊
衝着千里之外的家鄉
狂奔

排山倒海
融城化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