煩繁凡樊---梵

陳逸彤 沙田官立中學

無可名狀的力量扭曲你的臉容
憎恨向來是最猛烈的毒
無法拔除 噬咬你心的蟲
怪就怪你自願用別人的罪過來懲罰自己
紅色的目光 失焦
塵網 你安住的樊籠

凡間有太多的雜物
人就有太多的雜質
本來無一物
是你甘心惹的塵埈
慾望也不知是從哪個縫隙中走出的 原本
生死絲毫不帶去 也不帶來

聲音 聾了便沒有意義
色彩 看不見又是何事
犬吠 驚不醒聾子的夢
馬蹄 踏不着瞽子的綠野青蔥
來到這聲色俱假的世界 想雪藏些什麼?
相信自己構建的紙飛機不會飛 再多的引誘
侵佔得誰的心扉?

浮遊於高空最高處的
沈積於深海最深層的
不再思考 步伐的匆匆急流的淙淙 即使
悟得出一壺酒的江月 也默默地 默默地
苦甜辣酸 揉合成白色的隨意的味道 寧可
混一趟瀟洒的瀟洒 決不 於沙灘執捨繁瑣的繁瑣

有些公雞不會打鳴 但偏要挺冠引頸
幸好有些同類也不懂欣賞 否則
得到的絕不是盲目的稱讚附和
聞見地平線盡處的清脆歌聲
真假向來不怎麼分明 且聽那群霸佔平原的豺狼
道 歌聲不如聒噪 鳯唱不若雞鳴

那硬殼是烏龜最自豪的天賦 於是天賦困囿了牠
能力怎麼成了絆腳石
錯失了的如浪淘的沙
過去了的是歸不了的家
善哉 拋棄你高傲的心
因為它就是那浪花 你不能只眷戀那個家

速度 你掌握不了的 生命的
速度 修修修修修修
修煉千萬世 修得一場空霧

身軀是五慾六塵的衣櫥
作出的自私 說是為自己耕耘 你為自己
耕耘
耘耘耘耘耘 說到底還是自欺欺人

勘探心中那一扇幽深的門
破門 不需隱瞞
貪 是你上進的理由
慾 天上數不盡的星斗
癡 令你相信一個又一個的借口

嗔 追求更完美的復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