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 」

黃俊裕 長沙灣天主教英文中學


  豆大的汗水如傾盆瀉下,滲透身體每度空間……
  最駭人的「廿五圈」長跑測驗終於來臨了。「去!」老師的開跑指令猶如催命的喪鐘,又如一把尖刀直刺胸口。我極不願意地提步奔跑,彷如上刀山、落油鍋一般無奈和痛苦。

  畢竟,長跑是我最憎惡的,是一件極不願意卻無奈要做的事。我常安慰自己:「人各有志!我志不在跑。」慢慢地跑吧,不必使自己那麼辛苦,勉強是沒幸福的,不是嗎?

  我「決心」已定,要慢慢的跑。若有人問我跑得快,還是蝸牛走得快,我想他也未必能立即回答。同學一個又一個在身邊跑過,消失於眼前。我竟然不禁自慚形穢起來。此際,一位同學輕拍我肩,叫我加油,我的「決心」開始動搖了,動搖了!

  我想舉步狂奔,但雙腿竟出奇地酸軟無力,力不從心。此時此刻,我才後悔自已平時在練習時不用心、不認真,更常常「偷圈」。可是,現在後悔也是徒然。

  不久,身體便開始前後搖晃,跑姿好像一個醉倒的老翁。一個又一個同學在身後趕上、超越我。我想追!卻追不到。我想放棄!卻放不下,放不下!

  這時,耳邊傳來了震耳欲聾的聲響。我聽到同學那令人振奮的打氣聲和鼓勵聲,我聽到自己身體內正熱血沸騰的浪濤聲,我聽到心窩中極不甘心的吆叫聲。眼看一位同學正要追過我時,腎內腺素在身體內快速地流動、循環,我深呼吸,箭步衝前,抵受著疲倦併命地跑,跑!

  這,才是我。

  寒風因我的熱力變得不再寒冷﹔跑道因我的疲憊化成一列無盡的巔坡。任憑冷風猛剌我的身軀,任憑汗水沾透我的衣裳,任憑疲累摧殘我的雙腿,失而復得的鬥志卻一直在支拄著我。我不能停下來,不,不會停下來!

  我不是長跑最快的一個,但此時此刻,卻是跑得最精彩的一個。
  我克服了心魔,也克服了疲倦。我找到了鬥志,也找到了友情。
  我笑了,心也笑了。我邁步向著終點線狂奔,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