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 

陳忠涵 Amador Valley High School    USA

             
這只是一場平凡的雨,沒有人為這場雨奔波,沒有人為這場雨歡呼,也沒有人為這場雨哀訴。只有兩個人,在那裡,冷靜地、安靜地站在那裡。這只是一場簡單的雨,它下著我們心中的忐忑,打在我們心中的黑暗,唱著我們心中的曲折。

今天只是平凡的一天,從我來到普萊斯頓的第一天起,就從來沒有下過一場雨,大家也不太喜歡雨,但是我們的內心深處,總有對雨天的悸動。我在走,在一條挨著馬路的人行道上走著,廢氣似乎在籠統嘲笑我,而我也感覺不到太陽那帶著溫暖的滋潤,它像我心中一樣朦朧。今天,我只是一個人在馬路上走,心中只有一個簡單的終點,卻無心到達那裡。我穿著平時都喜歡穿的黑褲子,上面有一件單薄的襯衫。褲兜里的手懶散地呆在裏面,似乎總是害怕會伸出來一樣。我的眼神沒有人能夠讀得懂,它今天像一個黑洞,將他們的恐懼,險惡,帶到表面,吸走了那張虛偽的表皮。但是,街上只有我一個人,我還是向前漫步,才在殘舊的水泥地上,帶著無法形容的腳步聲。我可以感覺到,天開始變得更加朦朧,似乎要加快腳步了。於是,腳步聲變得緊促,腳步聲之外,似乎有另一個人歎氣的聲音。他是這條街上的第二個人,第二個孤獨的人。

我停下腳步,就在這個時候,雨水,打在了大地上,這場雨很簡單,沒有雷聲,也沒有什麽歡呼和尖叫聲,因為這條街上,只有兩個人。雨開始了,我沒有傘,我也不需要傘。雨水不經意地打在我的身上。那個人說:“這場雨,我等了半年了,你不會躲避,也不會恐懼吧!”一個年輕人的聲音,似乎和我差不多大,但是,口中的話,是那麼的成熟,那麼的富有智慧。而我仍然站在那裏,一語不發,感受著雨水。他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似乎離我很近,我抬起頭,感受著那個人。雨開始變得更大,我在聽,我們在聽,在仔細地聽。我可以聽見一個雨滴,從雲中凝聚,然後落下來,打在我的身上,感受著我的心靈,儲存在水裡。而我也感受著它,感受著雨滴裏千萬人的心靈。我感受到每個人的哀訴,感受到每個人的忐忑,也感受到每個人的曲折。接著,那雨滴,和別的雨滴聚集,洗刷我的身體。但是,它滲透了我的心靈,帶走了那些失望,那些痛苦。接著,雨水,帶著我的,別人的痛苦,流到了地上。那個人又說了:“一切都是那麼神奇,不是嗎?”然後,那個人隨著腳步聲的消逝而離去。雨,也停了,並不倉促,而是慢慢地停下來。我等著最後一滴雨下完,就再次啟程。

這次的腳步聲是那麼自然,那麼的輕。我的心靈被雨水洗滌後,帶著目標,悸動,希望向前走著。沒有汽車的廢棄,沒有朦朧的太陽,只有一個充滿未知的未來。我向前走,雖然我看不到前面的路是什麽,也看不到前面的曲折,眼中只是漆黑一片。但是我永遠都能感受到富有希望的未來。

2012.9.18
于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