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渡維港 」

佳儒 新界鄉議局南約區中學



  靜夜,四週皆少了白天的喧鬧、熱情,反而多了一份平靜與安祥。

  我踏進那略嫌殘舊的碼頭,轉過老舊的閘口,佇立在因歲月而脫色,滿是鐵銹的大閘前,靜待它的來臨。

  黑夜寧謐,我輕倚著略微泛黃的長椅,打量四週的人們。在暈黃的燈光映照下,各人都少了一份熾熱的活力,反而有著一種因平靜而有的和諧。也許他們是剛下班,領帶鬆誇誇地躺在襯衣上;也許他們是狂歡過後,臉上的疲態顯而易見;也許他們正趕往赴約,全身經過一番精心的打扮。各人懷著不同的心情,坐在這艘渡海小輪上,飄向同一的彼岸。

  我眺望窗外被黑夜侵襲的維港,海水不再是白天的澄藍,而是黑夜的烏黑,散發著醉人的神秘,顯得平靜而溫柔。幾艘零零落落的船隻,或遠或近,或大或小,為這灰暗的海港,憑添添了一份生命力。

  與大海相對的夜空,也是烏黑的。即使高空掛著一輪皎月,晴朗無雲,還有幾夥稀落的星星歇力發出光芒,也未能為這城市帶來多少亮光。那末,照耀這城市的亮光從何處來?原來是兩岸璀璨的燈火。

  人們日以繼夜地忙碌,燃點城市的一燈一火,為她注入生命。數不盡的燈光,不正是推動這城市向前的動力嗎?香港被喻為「東方之珠」,不正是因為她耀眼的光芒嗎?

  彈丸之地,竟能蘊含各樣的人,各式的事,豈不神奇?所謂一盞燈光,一個故事也不為過。那在這萬千燈火的城市,有著多少故事?

  人們為了各自的目標拼搏、奮鬥、掙紮求存。何不趁夜深人靜之時,放鬆下來,享受夜裡片刻的寧靜?

  海風吹送,我踏過跳板,擠在人群當中,慢步前行。又再轉過那舊式的閘口,步向出口。細細地凝望前頭幾盞燈光,疏落的行人,我舉步走進黑夜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