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

鍾嘉莉  嘉諾撒聖瑪利書院

親愛的爸爸:
  你好嗎?近來怎樣?或許我應該問你有沒有近況。是在天堂享著福樂嗎?
  數數手指,你已離開我們十六年了。那天哥哥很凶,我從沒有給人罵得那麼利害,也有數年沒有哭得那麼痛。他罵我的一句傷透了:「哭甚麼?是否自小沒有給男人罵過?現在給你機會嘗試一下這種滋味!」他說得對,我就是沒有被你罵過,哥哥也提醒我你的存在,所以心裏起了一種念頭,和你溝通。

  說真的,我對你一點印象也沒有。我兩歲未滿時,你便走了。你不讓我留下一點丁兒的回億,就連我回想你的機會也沒有。究竟這是對我好還是不好?也許就是沒有回憶,我才不那麼難過。不像媽媽及哥哥,可能他們還時常緬懷過去,一家人開心快樂的日子,才顯出現在的不是。

  不知道這算不算可悲,我一直也十分習慣沒有爸爸的生活,若你真的回來,可能會令我不知所措。我不覺得自己跟別人有甚麼分別,這是因為太早失去你吧!可是人愈大,就漸漸體會到自己的家庭與別不同,發覺自己的想法是多麼的幼稚。

  我一直不敢問關於你的事,我沒有勇氣這樣做。因為我怕勾起媽媽傷心的回憶,更怕按不住自己的眼淚。我不想令媽媽擔心,增添她的憂慮。就連你離我們而去的真正原因也不知,只知道是病。那時你有多痛苦,有多不捨,有多不願意,我完全無法想像。我覺得自己很失敗,就連父親是怎樣的一個人也不知道。

  小時候的我,不明白欠缺一家之主的問題,只知跟媽媽、哥哥三人相依為命。可能就是因為生活尚算富足,不知道背後的辛酸。你走了後,剩下媽媽一人獨力背起照顧一家的責任。她從沒有放棄我們,有多大壓力,多少不忿,都由她一個人嚥下。即使遭受多少人的冷眼,閒言閒語,我們都不能跟分擔她,你也沒法安慰她。記得小時候一個眼上在夢中醒來,聽到媽媽在講電話,不停地哭。我沒有勇氣起來去安慰她,只是繼續裝睡。可以的話,你能不能夠回來探望她一下?你可否幫她一把?

  爸,我跟媽媽的關係一向很親密。因為,我知道她的生命裏只有我和哥哥。可是,將來她老了怎辦?她勞碌一生,就是為了我們,難道老了也不能幸福地過日子?我不敢談戀愛,因為我怕媽媽會不高興,就像意味著我不會再完全屬於她一樣。她也可能會因為我陪伴她的時間少了,誤會我遺棄她。我不想讓她覺得孤獨。兒時我很討厭異性找媽媽,我怕媽媽會被人奪去。現在,相信她也會怕我們被人奪去吧。曾經多麼自私的我,現在只希望她能找個愛她的人,保護她。因為,從來只有她保護我們,我們也希望有人可以保護她,愛護她。爸爸,你會介意嗎?

  若你沒有離開,一切會多麼完美?至少媽媽不用獨力支撐著整個家......
  說實在的,我真的很想試試認認真真的叫你「爸爸」的那種感覺;很想跟你一起看電視,哄你買東西,被你責罵;很想你陪伴著我成長,見證我畢業、結婚。希望在你和媽媽年老時,讓我孝順你們.....

  放心吧,雖然你不在我們身邊,我們學會了堅強。繼續默默守護我們吧......
  最後,很想問一下,
  你,會「回信」嗎?


 快樂
 嘉莉上   
五月二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