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中的愛

張韻傑 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

母愛,單純而偉大。我的母親將 對我的 愛蒸餾成純淨的清水, 烹飪 成豐富 美
味 的食 品 ,加上一顆無微不至的心, 熬 成美味的湯,完全無私地奉獻給我。但小時候的我,曾多次拒絕了這一份心意,令母親傷心不已。
「傑仔,記得要喝湯啊!」「不喝,不喝,難喝死了!」母親一面苦口婆心地渴求,我一面冷冷地拒絕。以前,我總是覺得母親熬的湯水不夠味道,難以下嚥。除非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才會應付式地喝幾口,並裝出一幅難受的樣子。
沒有錯,我在小時候不太喜歡喝湯,尤其是母親熬的平淡無味的湯,往往是敬而遠之。「喝 湯 水,還不如喝汽水!」在飯桌上,我準會放一瓶汽水,和母親的湯對峙。我大口大口地咽下一大瓶汽水,絕不妥協,從不 去嘗試 母愛的真味。

直到三年前的母親節,不妥協的我才初嚐湯的真味,母愛的甜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