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表與心靈,哪一個重要?

魏櫻梓 嘉諾撒聖瑪利書院

「烏鴉叫喪,喜鵲報喜」,很小我便聽說過這種說法,可是究竟有幾個人看見烏鴉就大行「黴運」,又有幾個人碰見喜鵲就好事臨門呢?盡管人們都深知這不過是一種迷信說法,可還是認為烏鴉是一種不祥之鳥,而心甘情願讓喜鵲無功受祿,唉!這就是人們慣用的認識事物的方法。

烏鴉是雜食性的鳥類,特別嗜好垃圾堆裏或野外腥臭的動物腐肉,對清除惡臭,淨化環境十分有利。牠還喜吹吃天牛、金龜子、蝗蟲、螻蛄等害蟲,牠也喜雙貯積食物,常把松果等植物種子埋入地下;牠所吞下果木花草的種籽,隨糞便排泄到各處,是綠化大地的「播種機」和「紅娘」;牠惟一的過失,是在春播、秋收季節,肚子實在餓極的時候,偶爾吃一點穀物,這與對人類的功勞相比,是微不足道的。牠是一種益鳥。

烏鴉只因為外表不盡人意,只因為先天生來就笨嘴拙舌,嗓音不婉轉動聽,便受到同類的排擠和人們的敵視。所有的美德比不上一副漂亮的臉蛋兒;所有默默無聞的努力比不上三寸能言善辯的巧舌。面對自己的努力與人們的偏見,面對內心聰慧與外表醜陋的極大反差,怎麼能不悲哀呢?醜陋的烏鴉有反哺的孝心,反觀漂亮的杜鵑幹的卻是偷樑換柱的勾當。杜鵑自己不孵蛋,而是搗破其他鳥的蛋,把自己的蛋換進去衍生下一代。可是人們讚美的是杜鵑誘人的歌聲,卻把歧視與嘲笑無情地投向烏鴉。這樣的偏見扼殺了多少美麗的夢想與不懈的努力,踐踏了多少顆忍辱負重的心。

烏鴉雖不善辭令,可身手機靈敏捷,胸襟闊達不計較世人的白眼,不害怕城鎮的喧鬧噪音。當然,不平則鳴!烏鴉的叫聲特別淒厲,雖聲嘶而沒力竭;它有飛向藍天的權利,它心中何曾沒有想像雄鷹一樣展翅翱翔的願望呢?你如果認真注視烏鴉眼睛,就一定會從那裏讀到自卑與反抗,傷感與失望,以及對命運的不屈和對生活的熱愛。

夜晚,月上枝頭的時候,我聽到烏鴉向上帝苦苦哀求:「我願用我的美德,向禰換取一副美麗的外表,求求禰!」上帝回答:「我給你的確實是最美麗的東西,只是我忘記了教會人類——甚麼是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