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片天空

匣子 伊利沙伯中學

我在哪裏 ? 我在哪裏 ?

兩旁都是天一樣高的牆壁,後面亦無去路,我惟有向前走。一直走,路是那麼的曲折,不時走到路的交接處,我會憑自己的感覺,去找出口 …
甚麼?出口?我知道了,原來我在迷宮內,在找尋出口,在尋覓去路。路是那麼的迂迴,我一直尋找,走到筋疲力盡,仍然找不到出口;很想求助,但喊到聲嘶力竭,仍是無人回答。

就在此時,前面的去路被一 扇 磚牆阻擋了,只好往回走。甚麼?後面亦無路?四面環壁?那該怎麼辦?牆壁還一直向我推前,推前 …
啊 —
我一個 翻 身坐起 來 ,喘著氣,大汗淋漓,不停地顫抖著。半晌,才冷靜下來,仍然帶著 哆嗦。看了一下鬧鐘,又是 起床 準備上學 的時候 了。
清晨,是新一天的開始 。對於我,卻是昨日酷夢的延續,每天如是。酷夢裏,老是有讀不完的書,做不完的練習,達不到的理想。
我帶著沈重的心情回校。途 中, 車上,我仍不忘打開生物課本,把一串串英語生字強記入腦,這 , 已經是每天的習慣了。
爸爸、哥哥都是醫生,我也從來沒有猶豫過自己的志願,媽媽 總會不失時機地 提醒我「女兒長大後一定要做個醫生」或是「你一定要努力,定能做個好醫生」。所以我不容許自己懶散,要去 實現 眾人 為我訂下的 目標 而奮鬥 。

老師走進課室,開始講解我一星期前已經讀過、熟背的課文,但我仍然一點也不 敢 鬆懈,專心一致地聽著,生怕有任何遺留 。 只可惜那像鉛塊一樣重的眼皮一點都不爭氣,總是不聽話地沈下來。我甩一甩頭,驅走睡意 , 繼續集中精神。

上了幾堂悠長的課,抄了一頁又一頁的筆記,終於到午膳時間。我一伸「懶腰」,打了個呵欠,便徐徐從書包拿出麵包作午餐,又掏出一本附加數練習,操練自己較弱的一環。

此時, 幾個 好朋友前來,溫柔地說:「你愈來愈像大熊貓了,多點休息吧!」 說罷, 嘻嘻哈哈 出外吃午飯了。其他同學也相繼步出課室,最後只剩我一人,沈淪在一堆數字裏,像在大海裏浮浮沈沈,漫無目的地漂流,卻,找不到可以 到達 的 彼岸 。

午飯時間後,派回上星期的測驗。老師顯得很失望,認為我們已經成熟,應該懂得「勤有功,戲無益」的道理 。 最後補充說:「不過,這次測驗,有位同學的表現得非常好,她就是 …」老師宣讀出我的名字,但我卻一點都不驚喜,或者這已是習以為常的事了!

眾同學以羡慕的目光投向我,我 理所當然地接受這份光榮。那一剎間, 光榮過後是一片的迷茫 !為的是甚麼?我那樣努力,為的是甚麼?是因為自己的虛榮心,想去嬴取優越感嗎?這種喜悅的確為我 帶來丁點成功感,可是一瞬即逝,隨之而來的是悲傷,是失落。我害怕,我惟恐下一次會退步。如果 稍有 退步,媽媽會傷心,老師會失望,同學會大感意外。我彷彿能想像到那種情形,那會是多大的悲哀,多大的恥辱 … 我眼前一切都模糊了。模糊的,是眼前,還是前途?然後 眼前 一黑 ……

又再見到那高牆,又是那迷宮的起點。走在曲折的路上,我會不會又迷失了自己?路只有一條,我遲疑地不知應否前進 …

我突然會心一笑,沒錯,路的確只有一條,找出口的方法卻不只一個 ─— 雙腳一跳,整個人飄起,飛到空中,一直升到比高牆還要高。回頭一看,驚覺迷宮原是一個大圓形,根本沒有出口。再仔細看,更發現圓形裏有由不同顏色的牆砌出一個笑臉圖案。我領略到我的出口了,我眼前一點也不模糊,只是我遺失了。

慢慢張開眼睛,看到和煦的陽光,和家人一臉關懷擔心的面容。
「你在校因為疲勞過度突然暈倒,快把我嚇壞了!對不起,我不應給你過多壓力,不當醫生一點不打緊,最重要是你平安無事。」媽媽擁我入懷。
我的眼眶頓時盈滿了淚水, 將頭轉向 窗外 。 天空 中 ,一隻鳥在自由地翱翔,天空是多麼的闊,多麼的廣。
 

我覓到我的另一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