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盒

戴可彤 協恩中學

                             
如果生命是在等待忘記
那又為何要回憶遇見的一刻?
是那不能平伏的震蕩?
還是那微紅的眼眶?
靈魂的唯一
就是夏天的回憶
在數萬年的光與影裡
我總算捉緊了一格菲林
還幸曾經
為你的曖昧而躊躕
為你的遠去而感歎
歎你把我靈魂的黑盒
悄悄的帶走
曖昧的餘温
也叫黑盒微微的顫動著 -----
連它也想起了夏天

我把回憶剪成了碎片,放在黑盒內
夏天的役微風吹過,髮端響起了
淅瀝的雨聲
沙灘的熱沙熱血沸騰
令公路上的海市蜃樓都漸漸消散
大樹下的你
眼晴因炎熱而變得微紅
看著旋轉的一切
用最憂鬱的心情去迎接夏天
我的心在震蕩
聽到汗水在喘息
我把快樂給了你,卻換來了悲傷
我站在夏天的盡頭
把那樹影婆娑的一個下午
放在黑盒裡
靜靜謝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