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jpg (8977 bytes)父親   趙聿修紀念中學  鄭知為     es064     cde    16/5/98

父親,這個稱呼我已經很久沒有說過了,對他的印象也很淡薄。但在依稀中,仍能找到一些記憶是關於他的。為甚麼我會對父親沒有太多記憶?因為他在多年前,大概在我讀學前班的時候,害病去世了。但我沒有因死去了父親而感到自卑。因為他是一個非常好的父親。

父親是一個個子高瘦,載著淺啡色粗框眼鏡的大匠。雖然他是一個木匠,但是一個很有文采的木匠。他喜歡畫油畫和練字,所以在元朗租了一所村屋,有著一個很大的露台。空閒的時候,他便在露台對著藍天白雲寫意地畫油畫,練字。我最喜歡那一幅有著很多漁船泊在避風塘時黃昏的油畫。因為它畫出了樸素而美麗迷人的感覺。

他父親也是一個非常愛護子女的好父親。他對攝影也有興趣,在他在生的時候,每年也替我拍一輯相片。他說要看著我變。可惜的是他不能看著我「變」下去了。雖然現在我看不到他畫油畫、練字和替我拍照,但我依然看著他的畫,他的字,他拍的照和他留下給我的照相機懷念他,回憶他。我對他的愛是不會「變」的。

死,是一件無奈的事,但因為死者能留給在世的人一個美好的回憶,所以這份回憶在我腦海堨瓣ˋi滅。

何萬貫   1999    小作家網上培訓計劃   CUHK   版權所有   請勿翻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