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jpg (8977 bytes)雨   金文泰中學 張洋   es074     cde    18/2/98

窗外的馬路上洒滿著燦爛的陽光,仰頭向屋簷上看,依然可以看見一片蔚藍的晴空,白雲如魚鱗般稀疏地遍佈在普藍色的氈子上,剎時間,這一切迅速地消失了,天空中佈滿的只是一團團黑壓壓的烏雲,看得使人發毛。

不知甚麼時候,兩隻飛蛾從半開著的窗戶中飛了進來,繞著檯上那暗淡的微弱檯燈光打轉。

雨,快要來臨了,這將是一場傾盆大雨。

我默默地坐在書桌旁,用那呆滯的目光無聊地掃視著捧在手上的書本。突然「嘩!嘩!」的聲音響起,雨下起來了。

起初是細雨濛濛的,漸漸地,不遠處的建築物和山坡的輪廓模糊起來,霓虹燈在狂風暴雨中,變得更朦朧了。一向雄赳赳、背負著守衛道路重責的玉蘭花燈們,面對著驟雨的侵洗也不得逞強了。這時的燈光不再猛烈,它是那樣的柔和和陰暗,路旁一向氣宇軒昂的大松樹,拼命地和風雨搏鬥著¾ ¾ 搏鬥著,可它終究拼不過那勢不可擋的風雨,被迫得直彎身哈腰,氣也透不過來了。

在這風雨交加的時刻,我放下了手上的書本,走到了大街上閒逛,只見行人們狼狽不堪,有的用頭頂著公事包,慌忙地擦過我的身旁;有的四、五個人擠在一把雨傘底下,有的迫於無奈地躲在屋簷下,巴士站和地鐵站堻ㄢQ人們堵得水泄不通,每個人的心中都希望快些回家。

逐漸,大雨變成了暴雨,「辟啪,辟啪」地下著,大街上的行人也消失在雨點中,我依然在大街上徘徊著,欣賞著這一刻的景色,市面上的喧嘩聲及飛揚著的灰塵消失了,剩下的只是雨點落地之聲和清潔、幽美和安寧。

這時的我是沒有帶備雨具的,雨點淋濕了我的頭及衣服,我繼續地徘徊著,腦中是一塵不染的,走了一個多小時後,我回到了家。

又過多了大概一個多小時,街道上的一切回復了正常,行人們又重現在行人道上,仍舊地走著,走著,大松樹不再弓著腰,表現得神氣萬分,遠處的高山不再朦朧,依然青蔥翠綠......雨停了。

曾在巴金的《雨》中獲悉他素有“借雨洗愁”的習慣,而我更是鍾愛。

我愛雨,它洗淨了我一絲絲的煩惱,淋熄了我心中的怒火,洗淨了我心中的塵埃,每逢心中感到徬徨,憤怒和煩悶時,總愛不打傘到雨中浸浴,它使我感到希望,寧靜和喜悅,這就是我愛雨的原因。


何萬貫   1999    小作家網上培訓計劃   CUHK   版權所有   請勿翻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