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jpg (8977 bytes)永遠懷念至愛的您   嘉諾撒聖瑪利書院  蔡韻齡     es367     cem    15/2/98

今夜是一個夜涼如水的秋夜。自從外公去世後,我總覺得有一點點失落的感覺,每夜輾轉難眠,腦海中不停浮現出與外公共處的歡樂情景。這夜更覺漫長,在滴答滴答不停的鐘擺聲中,四周越加靜寂。我緩緩地踏進了客廳,倚在窗台旁邊。往窗外望去,只見繁星點點在漆黑的夜空堸{爍著。一彎新月,高高掛在長空,勾起我無限的思憶。隨手翻開相簿,一幀幀發黃的照片,都盡入眼簾。相簿堛滿A大都是我和我最親愛的外公合照,這使我回憶起以往的一切一切。我不其然地笑起來,雖然臉上若無其事,但是嘴角卻泛起苦笑,眼淚也慢慢地流下來。

記得小時候,我是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的,所以我與他們的感情深似海。每天早上,外公都會帶我到公園去散步。他並沒有因著我這「大包袱」而感到煩厭,雖然臉上略帶倦容,但卻沒有說過一聲疲倦。相反地,還對我愛護有加,擔心我受到任何傷害。除此以外,外公還時常做一些家鄉小點給饞嘴的我品嚐,至今仍令我回味無窮。我們一家樂也融融,快快活活地過著每一天,我在大家的溺愛下快樂地成長。

可是,好景不常,癌症這個冷酷兇狠的病魔把我們一家人的美夢、歡笑與快樂都變成泡影!一向壯健的外公忽然被癌症侵入肝臟,導致肝硬化。眼看外公一天比一天消瘦,一天比一天虛弱,我們都十分難過,但卻愛莫能助。媽媽與外婆更終日以淚洗面,鬱鬱不歡。為了讓外公安心療養,爸爸、媽媽、舅舅和姨母都不分晝夜地倍伴左右,而外婆和我則每天到醫院去探望外公。每當醫生宣佈外公的病情有好轉時,大家就像鬆一口氣似的;同樣地,當醫生說外公的病情稍有惡化,大家就愁眉不展,黯然落淚。那時,雖然我只是一個不懂事的小丫頭,但已隱隱約約感覺到生老病死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這一切,我看在眼內,酸在心頭,所以,每當夜欄人靜的時候,我總會因擔心外公的病情而暗暗地躲著淌淚。

一天,醫生詢問外婆是否贊同外公接受一項切除肝臟的手術以防癌細胞擴散,外婆當然贊成,我們還為外公請來很好的醫生主診。那次手術非常成功,外公很快就可出院。經過數月的悉心療養,外公已完全痊癒了。我們都認為外公的病不會再復發。可是,出乎我們意料之外,過了幾年後的某一天,外公突然病發......

 

那天,外公被送進醫院後,經醫生證實是癌症末期,病人只有坐以待斃地等待死亡的降臨。縱然如此,但我們仍然堅持要讓外公接受最好的治療。

猶記得一個細雨綿綿的晚上,我在睡眼惺忪之際,接到一個由醫院的工作人員特意通知我們外公已於晚上十二時許去世了的電話。聽了這個消息,我不其然地奔出了露台,雙眼直勾勾地看著外公的搖椅。頓然,我發覺人生聚散無常。生命的短暫卻使我驚恐、無奈。但我明確的知道,與我有緣的人才能相交相識。人世間的相知交惡全都是緣份的安排。

這一天,我哭了,我深深地體會到作為兒女的我們是應該警惕和反省自己以及愛護自己的親人。「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在。」我們要珍惜與親人相聚的時光。

何萬貫   1999    小作家網上培訓計劃   CUHK   版權所有   請勿翻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