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jpg (8977 bytes)墓誌銘    協恩中學    鄭悠  es114     cot

當夕陽再次隱到西山後,而明月又將要出現在夜空時,我就離開了,整個人都會投進另一個世界堨h。我的生命被凡世間瑣碎的塵埃折磨得不堪一擊,一絲微風都能把它吹走。永恆的安樂將近,我也將永遠的沉睡。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心中的忐忑不安亦逐漸減退,但矛盾仍在。只要我一息尚存,我的心靈依然在掙扎求生,它雖然弱小,卻藏了快樂和隱憂。縱使短促的生命完結了,閃亮的光采可猶未熄滅;在塵世堙A還有數不盡的結需要我去解,現在請恕我難再為人解結了,就讓它們永世的扎緊吧。

不要為我浪費一滴淚水,死亡不過是一個人生必經的階段,所有活著的人始終都會和我一樣地離開,不用為一個只活在歷史堛漱H哭泣。生命是可貴的,每條生命都值得珍惜,然而,每人對生命都有不同的體會。我最後的心曲已在此墓誌銘上,願我生命的光采如天上的明星般在閃爍。


顧問團及寫作委員會委員評語

本文構思組材頗為新穎獨特。

作者選用寫墓誌銘的方法,表達「我」對生命的看法。全文分三部份表現主旨。逐段記敘,清楚自然。文章展示出「我」在生命即將終結前矛盾的心情,流露出依戀之情。文章並寓意深遠地寫出了生命是可貴的感想。

希望繼續努力,寫出更多更好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