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悼宜唱輓歌
             司馬長風


  二月十二日趙往參加唐君毅先生的追悼會。儀式十一時開始,我雖提早十時三十分抵達,靈堂已經滿座了。

  我參加過多次追悼會,以這一次的氣氛最肅穆。人人面有哀戚之色,置身其中,自然悲從中來。

  我在靈前鞠了三個躬,找個位置從下,耳聽哀樂,鼻嗅香燭之氣,目視挂滿四壁的挽聯,二十八年來與唐先生接觸的情景,一幕幕湧上心頭;恰好面對牟宗三先生那幅挽聯:

   一生志願純在儒宗典雅弘道波澗壯闊繼往開來智慧容光昭實宇
   全副精神注於新亞仁至義盡心力誶傷通體達用性情事業留人間

  默默的讀了一遍,禁不住熱淚滂沱。“典雅弘道”最可激賞,“心力誶傷”惹人悲愴。由於弟客過多,儀式達到十一時二十分才開始,由牟宗三先生講述生平,簡明愷切五段話,道出兩顆心靈的交流史,牟宗三先生近近七十,聲音這麼宏亮和莊嚴,三十分鐘的講話,像悲壯的音樂,像古璞的詩篇,講話停止,會場依然鴉雀無聲,好像沈在蘿中不醒似的;又好像各有千言萬語,都想痛快一吐似的。但是緊接著就是蟾仰遺容,追悼會隨之結束了。這時我痛感到弟者未能盡其哀,當然任令每人起立發言,未免太發時間,假使能夠共同唱一首挽歌,發抒一下悲痛之情,那就好了。筆者當有挽歌之作,謹錄於此,供讀者批評。

   天冥冥 地悠悠 一縷離魂伴風遊 勞生塵蘿今已醒 功過成敗萬事休
   止身息影歸大化 黃泉路上不需優 含笑長眠極樂境 焚香臨禱餘左右
   天冥冥 地悠悠 一縷離魂伴風遊

                        (原載一九七八、二、一六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