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先生的成就
              胡菊人


  今天港臺海外華人社會、文化界、學術界和一般的國人,對於唐先生之逝世,我覺得仍然反應淡薄。我們對一位理應受到普遍痛悼和尊崇的人物,可能還不夠那種深度去認識,還未自覺到唐先生的成就,對中國之意義重大,並且是中國人的驕傲。

  國家分裂、文化凋零、人心沒有價值取向的社會,這乃必然的現象,因此,本報五月二日的社評便滿足珍貴。此社評稱唐先生之逝是“中國人的損失、中國文化的損失”、“唐君毅先生的寫人和學問,都代表中國文化中最優秀的部份”,唐先生“立功立言立德”,這些評語恰得其份,徐複觀先生讀了,不禁對我稱歎本報主筆華竟高人一等。

  我相信在將來,也許五十年、一百年,也許不知什麼時候,唐先生的學問思想,必將產生重大的影響。這種影響將不是圖書館書架上的鉅著,課堂上的教科書,學者的基本參考書、哲學史上占上一章“新儒學”如此簡單,加、而將是直入人心落實於人生的大思想。或者會成為信徒憐h的運動,這就是他的弟子中有孟子式的人物出現了。

  筆者於哲學不通,然而有點簡單的道理可以肯定,二十世紀的大哲,還沒有人做過唐先生同樣的大學問。西方的哲學家,我們不少中國年青人,崇拜的海德格、雅斯培、沙特、羅素等人,他們無論智慧有多高、知識有多博、胸懷有多大,都不可能做唐先生同樣的工作、建立同樣的大系,他們或不解東方,或對中國學問一知半解,就整體人類思想言,他們最多只通其中一半,此一半中並自成一支,又如何涵融和廣大?

  現代中國知識份子,溶泄中西,成為濫語。文學界、思想界、藝術界都要向此目的進展。但除唐先生外,我們各界各種學間,都還未有人做到。唐先生是第一個完成了這個任務而有偉大的成就的人。站在世界立場上,可能也是第一個有此成就的人。他的最後遺著“生命存在與心靈境界”一千多頁,融化了中外古今的大哲學、大宗教、大思想,所達到境界,借用牟宗三先生的話,是他已成為“文化意識宇宙中之巨人”
                       (原載一九七八、二、十九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