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思複堂詩集
             胡菊人


  家中藏唐君毅先生的書頗多,其中一部份為思複堂遺詩,是唐先生母親的詩集,一九五七年六月唐先生親手授贈。近日取出複讀,略知唐先生的家事,書前有唐母遺像,慈藹中涵剛毅之氣,次頁為歐陽漸先生的題識,稱讚唐母的詩才,複以她的德行,喻為當世孟母。讀好的詩,知道唐先生成為當世第一儒者,是他母親自小調教出來的。

  唐君毅先生五十歲的時候,母親寫詩他賀壽。說到他小時的情態和母親對他的勉佑:

  “兒生逢辰,因緣巧講。紛其內美,得天獨厚。名兒日毅,堅兩、雨信受。浴兒芳香,
   衣兒文肅。重以修能,人天共佑。勤斯敏斯,匪伊邂逅。三歲免懷,忘其美魂。喜弄文墨,凡百   好求。趨庭問字,意義必究。憨態孜孜,恐落人後。呵舅笑日,此兒似猴。”


  此長詩一段落,君毅先生的幼年,便自母親的筆下活脫脫表現出來。他舅舅說像猴子,恐不是說他的長相,我們平日親炙過唐先生的人,怎樣也得不到他像猴子的印象。他厚重謙和,恂恂儒者,不是猴子那樣瘦棱棱、跳蹦蹦的。但是他小時候,亦正像任何小孩子一樣,“凡百好求”、“憨態孜孜,恐落人後”,便是像猴子那樣喜歡活動了。不過他求的問的,大都是文墨字義,自三歲起即把每字的意義,追究到底,可見有他不平凡的本性。怪不得他母親贊他“得天獨厚”。亦見母親七十多歲,兒子五十歲時,還是為她兒子的成就而老懷欣慰。

  此賀壽詩末句,願兒子再活五十歲。“兒雖五十,面容尚幼。再過五十,母為兒壽。”但唐母已去世多年,而今唐先生又長逝了。人的生死,人的老幼,原不是人的願望所能挽回。唐先生五十歲的時候,在母親的印象中,面容還是幼兒,並非看不出時光對人壽的催迫,疾病對人體的折磨。其實亦像我們希望唐先生長壽一樣是代表心中最好的願望。然而年壽有時而盡,榮辱止乎其身,未若文章之無躬,唐先生道德文章的影響,深感而遠大,不是五十年一百年這麼短暫來計算的,想念及此,則唐先生的親者,亦不必為唐先生的逝世而過份悲傷了。
                         (原載一九八、二、十五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