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君毅師東西文化論說之介紹和感想
             王 煜

  羅馬神話中,女神“憂慮”(Care)用粘土造人時,請求主神Jupiter對此人賦予精神。此兩神及土神Earth皆俗以自己的名稱替此人命名。好名的三神受獎請農神Saturn裁判,農神說:“因為主神給予精神,此人死後之精魂由主神接收;由於土神賜予軀殼,他逝世時由土神接收身體。然而因為憂慮女神Care首先塑造這生物,讓她在此人生存期間擁有他。”(海德格“存有與時間”首次英譯本頁二四二)莊子至樂篇亦雲:“人之生也,與憂俱生,壽者昏昏,久憂不死,何苦也!”既受憂慮之神所製造和佔有,人之憂患至死方休。初略地說,人愈老,憂患愈多,愈難恢復少年十五二十時不知天高地厚、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天真樂趣。倘若增添晚期癌症的折磨,遠甚于耶蘇釘十字架的痛苦,聖人、真人皆感難堪,何況賢哲君毅老師!亡師未享遐齡,令人抱憾,省卻終期癌症患者之仰賴止痛針與葡萄糖苟延床上骨頭架子的殘喘,早日擺脫憂苦,免於扮演昏睡的活屍,卻值得安慰。唐師的肉身已皈國土,壯偉的文化意識將生無窮惠澤,羅馬的土神和主神必定悅納他的身心。我借用該神話,原因有五:首先,君毅師喜愛徵引希臘羅馬的神話、悲劇和英雄故事。其次,他最能欣賞中國農民精神(非農神),最富憂患意識(而非憂患女神)。第三,他曾赴羅馬出席國際學術會議。第四,唐師自幼饒於存在的悲情,中年嘗撰文闡釋海德格,發表於《新時代》雜誌,後與疏解黑格爾及美國哲人兩文合成《哲學概論補編》。第五,在《青年與學問》書中,他盛讚史懷惻醫生毅然往非洲半個世紀替白種人贖罪,以及熱愛與尊敬生命;在《中國文化之精神價值》,他又引及史氏代表作《文化與倫理》(Civilization and Ethics,我順便向諸生推介史懷側之My Life and Thought, Goethe, the Problem of Peace in the World of Today, On the Edge of the primeval Forest,More from the Primeval Forest五書,以顯揚亡師遺志)。史氏所倡Revrence for Life不外尊崇農神的遺風。

  我酷愛田園生物,天性在儒道兩家之間,既不及唐師的積極承擔,亦不如牟師的鋒利、瀟灑。然而不知何故,我從少便有盲目而強烈的“偉人衝動”(Impulse to Become Great),滿腦子充塞著古今中外的偉人偉業,瘋狂購閱多方面書籍,以致極端駁雜,未嘗真切瞭解現實世界複雜的人事,而飽嘗求職和婚姻失敗的苦杯,不若唐師之深懂人情世故。廿歲時初讀君毅師的《中國之文化精神價值》及《人生之體驗》,直覺他就是現實世界的偉人,於是暗中以他作奮鬥的榜樣。儘管他某些偏執使我難堪,我仍樂意忍受。《精神價值》首章對我可謂啟蒙,它指出:“農業必求定著而安居,商業必遠遊而易方。農業之民只能盡力以俟天,商業之得失由直接視買賣二方之人心為定。遠遊者,周行四方,見上天下地之想懸;農業之人向地工作,而地上之植物上升於天,見上天下地之相通。農業之收穫為實用具體之農產;商業之利得,甯偃f幣與帳衍 數位之增多。農業之產品,重質之美,可以量計而難以確定之數計。……對自然環境皆熟習而生情,驚奇之心逐少。不似商業者……易見新鮮之事物,驚奇之心之強。……必使人傾向於外,多所希慕於人,而自我中心之情顯。……易為向一超越性之神致期崇敬並重純粹求知之理性活動,及數之計算等。農業……使人傾向于向內,重盡己力,求人我各安其居,互不相犯之願濃。其精神之向上,則易為向一有內在性而周行地面之神致其崇敬。而對環境中之人物,易有悠久之情誼,倫理之念篤,藝術之審美心強,此皆促成上所謂超故對性致廣大之精神之實現者也。”(頁十至十一)此段話令我猛然醒悟何以中國文化以德攝智及西方文化用智統德,促成碩士論文末章,後來參加“亞洲及比較哲學會”及“國際比較文化學會”,和七次國際會議。事實上,農業社會勝在孕育出溫和穩定的人格,回環往復的鑄情,重人而非神,也傾向農神(Saturn兼指土星,主神Jupiter亦指木星,農民熱愛土木而非土木工程),如易傅所雲“安土敦乎仁”,而厭惡戰鬥爭型人格。尼采以善意發揮象徵生命力的酒神精粹,納粹黨竟惡意歪曲它,讓成空前浩劫,難怪西方物質文明無法對治宗教狂熱與逼害、盲目的追求打破數位紀錄、劇增的精神分裂。商業社會中的香港青年,應當培養農民精神,切勿疏離自然界。與其宗教狂熱,不如偉人衝動,多讀偉人傳記,響往祖國的人格世界。

  依君毅師中國的人格世界包含十一型:1.有功德于民生日用之人物,如陶朱公能聚財及散財、倉頡造遼及大禹治水。中國人強調感恩,西人則強調發明家、事業家奮鬥創業之艱難。2.學者。3.文學家藝術家。4.儒將與聖群賢相(按:西方較為崇拜非聖賢人格的征服者)。5.豪傑之士。6.俠義之士。7.氣節之士。8.高僧。9.隱逸與仙道。10.獨行人格。11.聖賢(同書十三章)。唐師分私俗為八:1.怠情,物質之情性。2.好貨利,乃生物本能。3.好色,亦本能。4.好勝,根於淩駕其他個體之權力意志。5.好名,權力意志俗他人贊同擁護我個人之精神。6.好權,俗以個人精神支配他人精神。7.好位,俗他人精神拱戴支撐吾人精神。8.貪生怕死,依戀不舍生命之享受。實業家好利,文人好名好色,軍事家政治家好權,西方宗教家好位。“佛家之自居於神位,與禪宗之要人發心即居於佛位,誠亦易生慢(傲)。然佛家視一切人與一切憧穸音央A禪宗以人人皆即心即佛,則正足以去人高自位置之私心,自扳於謙順者”(頁三0二)。在“人文精神之重建”,君毅師暢談馬克思、佛洛伊德及近代科學“物化人生”的副作用,“或正由中世紀人之人生之對神外傾,才產生近代西方人之人生之向物向自然之外傾”(頁五十四至五十五)。他反對以科學淩駕于一切人文之上,期望科學家擴展胸補救。這信我想到香港大部分的中學皆患病態畸型的文化意識,片面強調英文與理科,視中國文化如“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鄙薄從事人文活動的畢業生。所以東西不通的香港竹升“多如牛毛。香港人罕能撇開私利不觀賞桃花,只能空想桃花運與桃花劫;無法領略牡丹的純美,念念不忘它所象徵的富貴。新界嬌豔的木棉花和象牙花,對於通常四眼的港民是枉開了!

  《重建》第二部《中西文化之省察》,指出西洋近代文化乃科學精神與宗教精神相反相成的激蕩史。科學精神乃以主觀自覺(意識)瞭解客觀自然或社會,宗教精神為以主觀自覺信仰扳依客觀之神具祈求與之合一,藝術精神是以主觀自覺欣賞客觀境相或求表現意境于聲色文字諸客觀媒介,道德精神是以主觀自覺規定支配主宰其人格之形成(頁九十)。科學宗教同建立於主觀客觀的對峙,若果不能克服對立,便生緊張(tension)。中國原始宗教即缺神人對待懸殊及原罪等觀念,道德精神逐漸融攝宗教精神,視西人之求神皆富兒沿門托缽、騎驢覓驢,未真知求諸已。中國富道德藝術兩種精神,非但道德藝術化、藝術道德化,而且中國科學亦富於藝術精神。自然律受藝術精神軟化後肅屬道德律,探討自然律之動機遂遭窒礙。《重建》第三部有《孔子與人格世界》一文,大致以才德為標準,列出世人崇敬和六型人格:純粹之學者或事業家、天才、英雄、豪傑、偏至之賢聖(如穆罕墨德、耶蘇、釋迦、甘地、武訓)、圓滿之賢聖(如孔子及其教化之下聖賢)。儒聖的世界觀寬平舒展,視個體與全體相函,不規定職業或文化活動之絕對高低。《重建》第四部主張並重英、美、德三型思想。剛巧代表英國哲學的羅素與代表中國哲學的君毅師皆逝世於二月二日,相差八年。兩者對德哲的態度迥異,羅素在《西哲史》及《哲學中科學方法》猛烈拌擊康得、斐希特、謝林、黑格爾;唐師則謂《近代西方文化思想,說精神深度,氣魄雄大,畢境以德人為第一。德人是音樂的天才,亦是哲學與文化思想天才》(頁二九六)。君毅師特別稱傾《哲學家日記》人者德哲Keyserling能同情地瞭解東方及原始人之心靈,批評柏拉圖式精神不能成就生命之悠久及缺乏諧和天下或天下一家之理念,亞堣h多德思想有形式之永琣茪磳糽R之悠久,科學精神亦不能成就本身的悠久。我們近年從《昆蟲世界》等影片獲知蜂蟻社會之機械冷酷如雄蜂完成交配任務即被工蜂逐出巢外死亡,令人咋舌。唐師早於一九五三年閱覽英人G.E.Joad《墮落》(Decadence: Aphilosophical Inquiry)頁三八九所引C. T. Hastin《論蟻與人》(On Ant and Man)謂西方近代職務之專門文化乃人道邁向蟲道(Advance of Humanity toward Insecthood)(頁四五二)。

  君毅師《中華人文與當今世界》頗堪摘要介紹:
1.《中華民族之花果飄零》:表現極高的民族文化意識。史大某哲學碩士現居洛杉磯市中心附城的韓國城(Korean Town),剛來函雲:“鄰居多數是韓國人與墨西哥人。……這曾經一度是中國藩屬的朝鮮,現在已很難發現她受中國文化的滋潤了。我對於這些韓國鄰居,心中總有難形容的優越感,也許這是民族自大,而事實上我對中國文化一向都是引以自豪的。她們甘心‘讓’自己的孩子用英語,甚至平常與自己的孩子交談,都喜歡用那些帶有十分重韓國口音而文法又錯誤的英文……真叫人搖頭歎息!”大多華裔亦然!4.《人的學問與人的存在》;尤其是第八節《人之真實存在性之喪失與化為抽象存在之危機》,第十節說某些機關卡片,然而不能用卡片瞭解朋友和妻兒。6.《歷史事實與歷史意義》;特別是第四節《人之整個的存在狀態與其歷史知識之關係》。7.《中國歷史之哲學的省察》:介紹牟師《歷史哲學》。8.《人文學術與自然科學、社會科學之分際》及附錄《說學術研究之大無畏程及其成果——學術之顯晦與當前中國學術研究所處之時代情勢》(《中國學人》發刊辭)。9.10.《文學意識之本性》。11.《中國文學與哲學》。及附錄。12.《文學的宇宙與藝術的宇宙》,可見作者非但對史哲,而且對文藝有嶄新的省察。12.附錄一《間隔觀及虛用之用與中國藝術》這破老莊對中國藝術的裨益,書中虛白乃意行神運或山川人物靈氣之往來處,對照著西洋油畫的質實。13.《中國藝術與中國文化》更言中國藝術之“有限”中之“無限”。14.〈中國哲學研究之一新方向〉提出八項次序:辭義、義函、義系、義旨、義趣、義用、義比判教》、義通(績)。作者以〈生命存在與心靈境界〉作出義比和義貫。15.〈當前世界文化問題〉提陳ideology乃連擊著現實勢力之文化思想上的觀念理論(頁四0七)。16.《東西哲學學人會議與世界文化中之疏外問題》,唐師依日人譯alienation為《疏外》,我想補充說最先用疏外一詞的是郭象莊子注。黑格爾和馬克思先後以後以疏外解辯證法與階級鬥爭。一九七年四港大政治系邀請君毅師演講關聯于馬氏之黑氏哲學,純因語言問題,他請我隨意代講,促成拙文《黑格爾早年的學思及其成熟》,載於《新亞學術年刊》第十六期。在港大,他嘗為最異相的教師,我曾是最異相的學生。君毅師樂觀地寫第三節《東方社會尚無嚴重之疏外問題》,但是日益西化的亞洲家庭中的代溝確實在擴闊中。新加坡以〈老人之家〉安置孤獨的老人,香港和日本的老人漸成社會問題。17. 《世界人文主義與中國人文主義》將世界人文主義分三期:首期追溯Protagoras(倡人為萬物準繩)及西塞羅與Erasmus(原名Gehard Gerhards),荷蘭之文藝復興領襯,著《愚神禮贊》。In Praise of Folly;次期乃十八世紀德國之新人文主義,結合著浪漫主義的文學潮流,以essing, Herder, Winckelman,(崇拜希臘藝術之考古家)、歌德、席勒為代表,他們多受斯賓諾沙泛神論陶冶。第三期乃廿世紀,又分三肖:一.科學的人文主義:孔德及費爾巴哈(馬克思所崇拜)之傳統。一九三二年杜威及美國學者聯名發表人文主義宣言,強調自由民主,不必信仰超自然事物。二.宗教的人文主義,代表為天主教之馬里唐(Maritain,法國哲人兼外交家)及東正教之貝齊耶夫(Berdyeav,逃奔巴黎之俄國哲人)。他們視聖多馬作先驅。三.存在主義的人文主義,始終祈克果之反思格爾,可惜唐師未提及尼采之肯定此界否定彼岸、雅斯培及馬色爾之憂慮現代人淪為抽象不真之符號密碼、沙特之撰《存在主義乃人文主義》。18.《儒家之學與教之樹立及宗教紛爭之根絕》針對南越佛教徒與天主教當權派的糾紛,力言儒家能協調一切宗教衝突。附錄《世界六大宗教瞭解堂之建立之感想》首頁漏印佛教一項。唐師間接介紹我參加此組織,一九七0年首屆“世界宗教和平會議”舉行於京都,我曾與首腦Hollister夫人一席談。19.20.《民主理想之實踐與尊客觀價值意識》注重尊賢舉能。21《存在主義與現代文化教育問題》提及十九世紀英國人文Ruskin厭惡火車鐵路破壞人與自然之關係,馬色爾之區別人之存有及佔有。我懷疑馬色爾eing and Having一書受益於一九00年瘐死巴黎獄中的英國文豪王爾德,王氏卓絕的散文《社會主義底下人類之靈魂》(The Soul of Man under Socialism)早已嚴辨What man is 及What man has;恰巧馬氏亦成長於巴黎,受第一次世界大戰刺激,負責向烈士家屬報告惡劣訊息,於是痛切反省人之生存。君毅師在頁五五二言及海德格訶拆美國編輯家(其姓Schilpp兩度誤為Schippe),堅拒其學被編入《尚存哲學家叢書》。一九六九年Schilpp教授告訴我將多編五本,包括波柏Karl Popper)、沙特、維斯什坦(曾捐獎金發現德國的玫瑰詩人媞葷J(Rilke)之高足Henry von Wright(芬蘭赫爾辛基大學教授)、玫因(Quine乃哈佛教授)及Paul Ricoeur(法國現象學家,著《惡之象徵主義》等)。24 《東方人之禮樂的文化生活對世界人類之意識》。29 《孔子誅少正卯傳說之形成》。31 《西方文化對東方文化之挑戰及東方之回應。32 《中國與日本文化關係之過去、現在與未來》。33 《現代世界文化交流之意義與根據》及全書附錄四.《中國文化與世界》。無疑,君毅師堪稱最偉大的中國哲學家之一,在中哲史上宜獨佔一章。

                      (原載新亞生活第五卷第七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