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吾人敬仰的一位大儒
            林瑞成

  唐師重病我非不知,只是心底冀望他多生存數年;因此在馬年開始我給華僑人文雙周版寫了一篇《文化史上的馬》,為唐師默襯,熱望他如千里良駒,忍辱負重,在此中華文化花果飄零之際,讓唐師博大人文思潮充滿人間每一個角落,使更多人親炙他的學問道德。萬不料他老人家就在翌日(二月二日),即拙作發表後次天的早晨便離開了我們!我於接到噩耗後,抑制住內心悲痛,沈思半天。三日,便匆促將當時的心思寫成了《敬悼唐師君毅》一文交與香港時報,稍微寬解我的哀思。

  此際,我又憶起了我這一生所幸遇的良師益友中:最能激燙我的思想,把我從西方淺薄文化漩渦中拉回到中華深厚優良的傳統,使我變成熱愛人文主義的一份子,我想這當歸功與唐師之潛移默化。

  唐師乃當今世界屈指可數之文化巨人,其言行值得吾人再三仰敬與表揚。作為唐師學生的,更應珍惜唐師畢生所遺留下來的不朽著述。這一點唐師高足李杜學長做到八成,其《唐君毅教授學術述略》收羅了一九七三年以前主要著作十二種,並臚列唐師七三年止之論文二八三篇。七三年後之著述則未收錄。我想拾遺補闕,惟中大圖書館唐師著作不全,雖經粗心用李武功學兄所編成之唐師單篇文章校對新亞錢穆圖書館唐師著述目錄,亦僅得十一本。一九五二年,臺北華國出版之《中國之亂與中國文化精神之潛力》及一九七四年以來數冊巨著,如:《中國歷史之哲學的省察》、《說中華民族之花果飄零》及《說中華人文與當今世界》四書。尚有著述一時未能見錄,極盼新亞研究所續編唐師最近三年來著述,共申悼念,並資表揚。

                         (原載新亞生活第五卷第七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