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讀唐君毅先生遺書感言
            縉 山

  最近自唐君毅先生逝後,海內外各報刊紛紛發表了很多文章,悼或或傾,皆是從每人心坎發出,絲毫無阿庚吹捧之意,故每篇皆極可愛可讀,主要原因,由於唐先生是一絕對純潔誠實的哲學家,他的思想精神,一向皆聚精會神於人類愛、國家愛上面,決無一點為己求名利意識,不管他寫文章、講演、對朋友說話,總是一片真心,很少有像他那樣純潔、誠實的了。處今之世,像具唐先生那樣的心口如一道德文章的人真是難得了,一旦逝世,不管識與不識莫不懷念之。

  因此,我想到二十年前民國四十五年一月三十日,他在《香港人報》(周刊)發表過一篇大文《人與人之共同處之發現與建立》,這篇文章,讀到人恐怕不多,因該刊生命很短,只發行三個月便停刊了。該刊專載道德重整文明,銷路太少,據唐先生說,他特喜讀它,每期必買,不但買,而且時常為該報撰稿。道德重整自發起到今日,幾早已超過半個世紀,卻仍有許多人不大懂,何以故?因西方人多信上帝,中國人多信良知,故總是格格不入,實際是二而一,一而二也。唐先生雖自謙,說對道德重整不太瞭解,事實上從他的特寫《香港人報》特撰一文看來,卻是非常明白的,所以我特商請南菁藝文社朋友再加以摘載。以供獻于凡愛好唐先生文章者。

                             原載南菁月報四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