弔哲學家唐君毅先生
              程石泉

  二月三日臺北市中央日報報導,哲學家唐君毅先生於二月二日晨以癌症逝香港九龍。去歲十二月余曾函告君毅兄,以初來台大,須為學生補課,不及踐約赴港把晤。旋得覆函謂將於今歲二月底返台,共謀良晤。今則幽明永隔,宿約終成宿約,晤談無緣。

  自民紀十六年君毅兄為余在中央大學同班同學。時在革命初期,哲學尚款為世人所重。習哲學者寥若辰星。方師東美及湯師用彤課堂中,往往只君毅兄及余二人而已。吾二人互相尊敬,素無爭辯。又吾二人方泛覽群書,凡“孟芳圖書館”中到有新哲學書,吾二人往往先後走告。若非君毅兄捷足先得,即為餘捷足先得。

  君毅兄家學淵源有自,故學成亦早。時余方沈溺於唯實論理窟中,對於親邏輯亦多憧憬。而君毅兄每多卓識。對於西方唯心論多能印證以宋明理學及佛學精義,餘則望塵莫及矣。君毅兄早期所作佛理讚頌、鏗鏘美妙、智慧圓通。大陸淪陷後稅居香港,創立新亞書院。仿古人書院講學制度,開悟失落之青年,回歸孔孟程朱之正道。且苦口婆心為中國文化,民族前途,向國人呼籲。君毅兄身當共匪宣傳戰之前哨,每遭奸人攻訐,然屹立不動,堅定不移,故能轉變士風。青年之景從君毅兄者數以千計。君毅兄所著《中國人文精神之重建》、《人生之向往》及其他若干大作,不僅有助於今日之世道人心,且將垂諸久遠。君毅兄可謂今之中國哲學家,而當之無愧矣。

  去歲七月十三日方師東美謝世。湯師用彤淪陷匪區,聞亦亡故。今則君毅兄據歸道山,追憶往事,不禁神傷。君毅兄遺囑將歸葬臺灣。蓋臺灣乃中國人祖宗之舊墟,民族文化之金湯堡壘。豈君毅兄將以臺灣為據點,喚回國魂,再造中華,不使德國哲學費希特專美於前者耶!
                          民紀六十七年二月四日夜
                        (原載唐君毅先生逝世紀念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