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期普通話水平測試

聆聽評核試精修課程

普通話水平測試強化訓練課程

中心地址及辦公時間

 


普通話教育研究報告

方言或標準語-中學生的態度和取向

何偉傑  林建平
香港中文大學普通話教育研究及發展中心


一. 引言

1999年9月,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公布一項調查結果:在99年度開始,有14所中學及13所小學採用普通話作為中文科的教學語言。同年10月,香港中文大學普通話教育研究及發展中心推出一項"用普通話教中文試驗計劃",吸引16所中學及14所小學報名參加,這些參加學校與語常會的學校名單不盡相同。據部分向教育署申辦小學的團體透露,他們積極準備以普通話教中文科。有些教育界人士斷言,在可見的將來,普通話普遍成為中文科的教學語言,與廣州話教學分庭抗禮,各顯特色。

1999年10月,何偉傑、李藹兒發表一項調查結果,顯示大多數中文科教師認同採用普通話教中文科,對學生的普通話聽說能力、書面語表達能力,具有提升作用。但礙於教師缺乏相關訓練及憂慮驟增的工作量,他們難以在自己的課堂上實踐。另有部分教師擔心轉變教學語言,會對學生學習語文產生障礙,並且降低學習興趣。為了從學生的角度探討他們對普通話作為中文科教學語言的態度和取向,我們分別選取一所以普通話教授中文科和兩所以廣州話教授中文科的中學進行問卷調查,請該三校學生就上述問題表示意見。本文即討論是次問卷調查經過及結果,並提供意見,供採用普通話作為中文科教學語言的學校及教育決策者參考。

二. 問卷設計

本問卷旨在調查學生在校內校外使用普通話及以普通話學習的意見。全卷共32個問題,分甲、乙、丙、丁、戊和己六部分,採用選擇題形式設計,學生可自由選答。本卷所問的內容包括:學生使用普通話學習的態度及意見,以普通話學習和以廣州話學習的比較,普通話能力的自我評估和學校的語言環境等。全卷不記名,最後提供自由意見一欄,學生可暢所欲言。

三. 受訪對象

接受調查的三所中學位於同一區,水平相若,以第一組別至第二組別間學生居多。甲校自中一至中五,均採用普通話教中文及中史科;乙校及丙校以廣州話教授中文及中史科。這個教學語言政策,在三所學校沿用多年。受訪對象為三校的中二學生,他們已在學校接受一年普通話或廣州話教學。學生之中,曾在小學學習普通話及從未學習普通話的約各佔一半。

四. 調查進行情況

筆者於2000年1月,向三校的中二學生發出問卷,學生在課堂上填答,並即時回收。本研究從甲校隨機抽取5班,有效問卷共177份,另外又從乙、丙兩校共抽取5班,有效問卷共154份,即三校合共331份問卷進行分析。

五. 調查結果分析

全卷32 個問題的選項,經統計處理後,摘要報告如下:

甲. 學生使用普通話學習的態度和意見

從數據顯示,普通話組學生在課堂堙A喜歡老師用普通話授課佔四成多,不喜歡的佔六成,反映中學低年級學生尚未完全適應用普通話學習。廣州話組方面,儘管他們從未採用普通話學習中文,卻仍有三成的學生喜歡老師用普通話授課。普通話組學生經過一年學習之後,對老師用普通話授課的接納程度較廣州話組高,達顯著差異 (t=-2.693,p<.05)。請參看圖1及圖2。


學生按喜歡老師用普通話授課選擇原因,原因可以不只一個。兩組同學對本問卷所訂定的5個原因的選擇百分率及次序,列於表1及表2:

表1:普通話組同學喜歡老師用普通話授課的原因

喜歡原因 百分率 次序
多學些普通話 80.5% 1
多聽多用普通話,可提高自己普通話的聽說能力 80.5% 1
多聽多用普通話,可提高自己中文書面語 (例如:寫文章) 的能力 66.2% 2
我能聽懂老師所教的內容 37.7% 3
老師所說的普通話很流利,很好聽 9.1% 4

表2:廣州話組同學喜歡老師用普通話授課的原因

喜歡原因 百分率 次序
多學些普通話 71.1% 1
多聽多用普通話,可提高自己普通話的聽說能力 64.4% 2
多聽多用普通話,可提高自己中文書面語 (例如:寫文章) 的能力 60% 3
我能聽懂老師所教的內容 35.6% 4
老師所說的普通話很流利,很好聽 17.8% 5

從表中可見,無論是普通話組或廣州話組的同學,都有超過一半的同學認為首三項原因最為重要,大家同樣相信多聽多用普通話,既可以提高普通話聽說水平,又可以提高中文書面語表達能力。

選擇了不喜歡老師用普通話授課的同學,也要選擇原因。原因可以不只一個。兩組同學對本問卷所訂定的5個原因的選擇百分率及次序,列於表3及表4:

表3:普通話組同學不喜歡老師用普通話授課的原因

不喜歡原因 百分率 次序
不能聽懂老師所教的內容 74% 1
增加學習困難 72% 2
多聽多用普通話,不能提高自己運用中文書面語(例如:寫文章) 的能力 10% 3
多聽多用普通話,不能提高自己普通話的聽說能力 8% 4
其他 8% 4

表4:廣州話組同學不喜歡老師用普通話授課的原因

不喜歡原因 百分率 次序
不能聽懂老師所教的內容 70.1% 1
增加學習困難 65.7% 2
多聽多用普通話,不能提高自己運用中文書面語 (例如:寫文章) 的能力 14.8% 3
其他 9.3% 4
多聽多用普通話,不能提高自己普通話的聽說能力 7.4% 5

值得注意的是,兩組同學不喜歡老師用普通話授課的原因,同樣是害怕"不能聽懂老師所教的內容"和"增加學習困難",達七成之多。兩組同學,只有一至兩成認為多聽多用普通話,不能提高自己運用中文書面語的能力或不能提高自己普通話的聽說能力。由是觀之,同學不喜歡用普通話上課的原因,在於擔心力有不逮,而非否定普通話本身作為教學語言的價值。無論喜歡或不喜歡老師使用普通話授課的同學,都普遍認同利用普通話作為教學語言,有助提升自己的中文書面語能力及普通話的聽說能力。

乙. 以普通話學習和以廣州話學習的比較

特徵:(可選多過一個答案) 組別 普通話授課 廣州話授課
(1)老師常常把時間用在講述上 普通話組 66.5% 40.3%
  廣州話組 25.7% 77.7%
(2)學生經常提出問題和參與討論 普通話組 14.3% 86.3%
  廣州話組 12.2% 89.2%
(3)老師和學生互相溝通 普通話組 18.3% 83.4%
  廣州話組 12.8% 89.9%
(4)學生的注意力集中 普通話組 17.1% 81.1%
  廣州話組 17.6% 84.5%
(5)其他 普通話組 0.6% 1.1%
  廣州話組 0.7% 2.7%


從上述資料所示,普通話組接近七成的同學認為用普通話授課,老師常常把時間用在講述上,相對而言,廣州話組只有兩成半的同學贊同這樣的說法,兩組同學的看法達顯著差異 (t=8.046,p<.05)。此外,普通話組有四成的同學認為用廣州話授課,老師常常把時間用在講述上,相對而言,廣州話組就有接近八成的同學贊同這樣的說法,兩組同學的看法也達顯著差異 (t=-7.393,p<.05)。他們的看法,反映學生眼中以普通話教學的課堂和以廣州話教學的課堂的實況。

其餘的特徵,兩組同學並無顯示明顯的差異。大家都認為這些特徵在用廣州話授課時,較為常見。

談及以普通話教授中文科時,對提高學生的中文能力有沒有幫助,學生的意見不一,比較如下:

  組別 有幫助 略有幫助 沒有幫助
(1) 更容易分辨哪些是口語,哪些是書面語 普通話組 47.4% 47.4% 5.2%
  廣州話組 42.1% 43.4% 14.5%
(2) 提高書面語的表達能力 普通話組 47.4% 44.4% 8.2%
  廣州話組 36.6% 47.6% 15.9%
(3) 用普通話朗讀文學作品,能提高學習興趣 普通話組 16.9% 47.1% 36%
  廣州話組 22.8% 46.2% 31%
(4) 說和寫一致,寫文章更容易 普通話組 31.6% 56.1% 12.3%
  廣州話組 29.7% 48.3% 22.1%
(5) 說和寫更符合標準的中文 普通話組 42.1% 49.2% 8.8%
  廣州話組 34% 47.9% 18.1%
(6) 閱讀現代文學作品更加容易 普通話組 22.7% 54.1% 23.3%
  廣州話組 27.6% 40.7% 31.7%
(7) 說話比較文雅 普通話組 24% 18% 28.1%
  廣州話組 22.5% 53.5% 23.9%

數據顯示,兩組學生普遍認為以普通話來教授中文科,使學生更容易分辨口語和書面語,以"有幫助"及"略有幫助"合計,普通話組贊成的同學更達九成半,只有大概半成的人認為沒有幫助。廣州話組有較多的同學認為沒有幫助,人數佔一成半。在沒有幫助選項下,兩組達顯著差異 (t=-2.014,p<.05)。請參看圖3。


另一方面,普通話組學生多認為以普通話來教授中文科,會提高學生的書面語能力,"有幫助"及"略有幫助"合計,贊成者達九成半,只有大概半成的人認為沒有幫助。廣州話組雖較少同學認為有幫助,但人數也佔四成,兩組達顯著差異 (t=-2.466,p<.05) 。 請參看圖4。


普通話組學生認為以普通話來教授中文科,使說和寫更符合標準中文,"有幫助"及"略有幫助"合計,贊成者達九成,只有不足一成的人認為沒有幫助。廣州話組較少同學認為有幫助,人數只有三成左右,兩組達顯著差異 (t=-2.301,p<.05) 。請參看圖5。


總結以上兩組學生的意見,他們普遍認為以普通話教中文科,有助於提高語文能力,而普通話組的認同程度更高,認為毫無幫助的只是佔少數。

丙. 學校的語言環境

兩組學生對學校的語言措施的意見如下:

    應該增加 足夠 應該減少 應該取消
(1)老師用普通話來教學 普通話組 9.2% 68.2% 13.9% 8.7%
  廣州話組 14.6% 44.4% 21.5% 19.4%
(2)老師用普通話跟同學交談 普通話組 12.6% 62.6% 13.8% 10.9%
  廣州話組 16.1% 41.2% 21% 18.9%
(3)老師在集會上用普通話講話 普通話組 15.5% 56.9% 15.5% 12.1%
  廣州話組 11.2% 40.6% 19.6% 28.7%
(4)老師之間用普通話交談 普通話組 16.3% 65.1% 10.5% 8.1%
  廣州話組 11.2% 40.6% 23.8% 24.5%
(5)學校用普通話廣播 普通話組 9.8% 62.1% 16.7% 11.5%
  廣州話組 14.6% 34% 18.8% 32.6%
(6)規定學生上課時要講普通話 普通話組 10.3% 46.6% 22.4% 20.7%
  廣州話組 9.8% 35% 21.7% 33.6%
(7)規定學生課餘時要用普通話跟老師交談 普通話組 10.9% 39.7% 20.1% 29.3%
  廣州話組 7% 32.2% 17.5% 43.4%
(8)規定學生課餘時以普通話交談 普通話組 5.7% 43.1% 21.3% 29.9%
  廣州話組 7% 30.8% 18.2% 44.1%
(9)在校內播放普通話節目 普通話組 13.9% 63.6% 12.7% 9.8%
  廣州話組 15.3% 38.9% 19.4% 26.4%
(10)其它 普通話組 0% 0% 0% 0%
  廣州話組 0% 0% 0.7% 0%

在語言措施方面,普通話組對 "老師用普通話來教學"一項,表示足夠的同學高達七成,可見該校老師推行普通話不遺餘力,獲得學生的好評。廣州話組同學認為這項措施足夠的人較少,只有四成。認為應該減少,甚至取消的,廣州話組也達到四成,普通話組方面,則只有兩成。由此可見,廣州話組學生對用普通話來教授中文,接受程度較低,不過部分同學仍然希望增加聽說普通話的機會,如上述(1),(2),(5),(9)四項措施,要求增加的比例均大於普通話組。兩組學生在"老師用普通話來教學"的選擇中,達到顯著差異 (t=-2.439,p<.05) 。請參看圖6。


至於"老師在集會上用普通話講話" 方面,普通話組表示足夠的人接近六成,廣州話組的人數較少,只有四成。普通話組認為應該減少或取消的人,接近三成,反之,廣州話組選擇這兩項的人,接近五成。從這些數據顯示,普通話組學校貫徹執行普通話教學,即使在課室外、在集會上也用普通話講話。廣州話組的學生面對不同的語言環境,考慮較多,反對的聲音也較大。兩組學生在"老師在集會上用普通話講話"的選擇中,達到顯著差異 (t=-3.888,p<.05) 。請參看圖7。


為了鼓勵學生說普通話,"老師之間用普通話交談"也是十分重要的。所謂"上行下效",教師在校園內可以以身作則。普通話組認為老師之間用普通話交談足夠的同學有七成左右,廣州話組就維持在較低的水平,只有四成。與先前一樣,廣州話組較多同學主張老師應該減少,甚至取消用普通話交談,人數高達五成,反之,普通話組就只有兩成的同學贊成這種說法,同學較多滿足於現有的概況。數據顯示,兩組的意見,再次達到顯著差異 (t=-5.084,p<.05)。請參看圖8。


另外,在"學校用普通話廣播"方面,兩組同學的差異就更顯著了 (t=-3.648,p<.05) 。普通話組超過六成的學生對學校在這方面的措施表示足夠,廣州話組只有三成的同學認為校方有足夠的措施。雖然廣州話組認為學校措施足夠的同學較少,但主張減少或取消的同學數字,仍達五成多,可見該組學生聽說普通話的能力和動機較弱。普通話組方面,就只有三成同學主張學校減少或取消用普通話廣播,滿意學校措施的人跟不滿意的相比,仍達兩倍之多。由此,我們可以推想普通話組學校營造普通話語言環境的氣氛較佳,校方積極為學生設想,讓學生多聽多說普通話。請參看圖9。


至於"規定學生上課時要講普通話",兩組同學認為學校推行足夠的,數據並不一樣。普通話組較多同學認同學校的做法,人數接近五成,廣州話組贊同的人較少,人數不足四成。同樣地,廣州話組較多同學主張應該減少,甚至取消上課時規定學生用普通話,人數接近六成。普通話組反對的聲音較少,只有四成左右。兩組學生在這方面的選擇,達到顯著差異 (t=-2.306,p<.05) 。由此可見,普通話組同學對於上課時說普通話的接受程度較高,信心也較大,廣州話組的同學,雖然肯定用普通話教授中文,有助提升普通話的聽說能力,但態度仍傾向有所保留。請參看圖10。


在"規定學生課餘時要用普通話跟老師交談"方面,兩組在"應該增加"、"足夠" 或"應該減少"的人數差不多,差別較大的是"應該取消"一欄,普通話組有三成,控制組有四成,兩者構成顯著差異 (t=-2.558,p<.05) 。普通話組很少在學校措施上,會有這麼多學生主張取消,雖然人數未及一半,但若與控制組一起討論,就足以反映課餘時,香港普遍學生的心態,他們希望用廣州話跟老師交談。這可以說明一點,就是他們的普通話能力不足,以及跟老師以另一種語言交談時,未能暢所欲言。請參看圖11。


至於"規定學生課餘時以普通話交談",普通話組表示足夠的學生有四成多,廣州話組的人數較少,有三成左右。控制組較多學生主張取消這項規定,達四成左右;普通話組學生認為要取消的,不足三成。兩組看法頗為不同,達顯著差異 (t=-2.154,p<.05)。兩組學生甚少認為學校應該加強規定學生課餘時以普通話交談,可以看到同學仍未了解這些課室以外的措施對他們的實際幫助。請參看圖12。


最後,普通話組對"校內播放普通話節目"表示足夠的人,高達六成多。相比來說,廣州話組只有不到四成的人說足夠。普通話組認為應該減少或取消播放這些節目的人很少,只有兩成,但廣州話組卻有五成左右。兩者再現顯著差異 (t=-3.637,p<.05)。 由此可見,普通話組學校的措施比較完備,從多方面茪漶A積極鼓勵學生多學普通話,讓學生感受到學習普通話的氣氛和重要性。請參看圖13。


六. 結論和建議

1. 結論

本次問卷調查,我們發現兩組學生都肯定以普通話教授中文科,既能提高他們運用中文書面語的能力,又能增強他們普通話的聽說能力。但教學語言的轉變,也給學生帶來不少適應的問題,如擔心"不能聽懂老師所教的內容"和"增加學習困難"等。同學不喜歡用普通話上課的原因,主要是擔心力有不逮,而非否定普通話本身作為教學語言的價值。無論喜歡或不喜歡老師使用普通話授課的同學,都普遍認同利用普通話作為教學語言,有助提升自己的中文書面語能力及普通話的聽說能力。學生所需的建立基礎通話能力多一點時間、適當的環境和良好的教學法互相配合。

2. 建議

根據本調查結果,我們發現學生普遍肯定以普通話作為教學語言的好處,但礙於能力不足而不敢嘗試。然而以普通話教授中文科的呼聲不斷提高,一些學校正尋求各種可行辦法,進行有關的教學試驗。有見及此,我們初步提出以下建議:

(1) 宣傳普通話教育的意義
普通話是國家的標準語,教育系統和傳播系統應宣揚學習國家標準語的意義和價值,讓青少年從小培養起對標準語的正確觀念,強化學習動機。

(2) 加強普通話科教學
1998年9月開始,普通話科普遍成為中小學的核心課程,理論上從此以後,學生在小學階段應可確立基礎的普通話能力。根據採用普通話教授中文科的學校(甲校)提供的資料,該校中一學生,大概只有一半曾在小學四至六年級學過普通話,而另一半,卻從沒有在小學接觸普通話的機會。為鞏固學生的基礎普通話能力,學校宜切實推行普通話教育,並且提升普通話科的教學素質和成效,以利學生順利過渡採用普通話學習。

(3) 研究採用普通話教學的適當時間
本研究結果反映中一學生接受一年普通話教學後,多數學生仍感到未能適應。筆者曾應語常會邀請,於1999年10月及2000年5月到中小學觀察以普通話教中文科的課堂活動情況,發覺小學生的課堂反應和普通話能力普遍優於中學生。小學階段是否比中學階段更適合採用普通話教學,值得教育界人士深思。

(4) 改變教學模式
調查顯示,無論用廣州話或普通話教學,老師把大部分時間花在講述上面。這種單向的教學模式,不易引發學生的學習興趣。學生在課堂媄囓H投入,便無從發揮共同參與、合作學習和互相促進的作用。粉筆加串講 (chalk and talk) 的教學模式已經不能滿足學生的需要,老師宜多花心思,設計學生能參與的課堂教學活動,藉此提高學生的學習興趣,讓他們主動投入學習,促進雙向交流。開放的教學模式,可以提高教學效能,改變學生的學習態度。

(5) 營造普通話語言環境
政府、社會人士和大眾傳媒應努力推廣普通話。政府應該以身作則廣泛使用普通話,培育多些普通話人才,實現兩文三語的目標。大眾傳媒應多舉辦推普的活動,多製作普通話節目,使香港成為普通話與粵語並用的社會,從而讓學生體會普通話的應用範圍和價值。

學校盡量利用現有資源創設語言環境,讓老師和學生適應普通話。例如早會和週會時採用普通話;鼓勵師生之間、老師之間、學生之間用普通話交談;舉辦普通話週、普通話話劇比賽等,營造一個普通話學習的語言環境,讓學生感受到學習普通話的氣氛和重要性。

(6) 延長適應期
教學語言的轉變,需要一段時期,才可以觀察到成果,所以學校宜考慮適應期的問題。一些實踐學校提出中一的中文科課程按比例遞增普通話教授;中二的課程全部用普通話教授,這是可行的方法。各校宜根據學生的普通話水平或發展程度,延長適應期,培養學生的自信心,再配合適當的教學法,相信學生會較易適應,從而取得理想的教學效果。

(7) 調適中文科及普通話科課程
中文科採用普通話教學,可以考慮學校本身環境和條件,採用各種不同範疇、單元和語言(廣州話及普通話)的組合模式,同時調整普通話科的課程予以配合,使學生逐漸由廣州話向普通話過渡,減少適應上的困難。

(8) 增加教學資源的供應
目前配合以普通話教中文科的資源,明顯不足,例如缺乏適用的注音的教材、朗讀示範、聲帶、教具、多媒體軟件等,不免影響學生的學習興趣和教學效能。老師、教材發展人員、出版商等宜加以開發。

(9) 增進語言經驗,強化語言態度
學生對普通話及其重要性認識不足,部分原因是他們缺乏真正使用這種語言及與普通話社區交往的經驗。學校除了在校內豐富這種經驗外,也宜舉辦交流、互訪等活動,既帶給學生切身的語言體驗,同時也讓學生認識普通話社區、其中的風土人情,從而強化對自己國家標準語的使用能力和正面的態度。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普通話教育研究及發展中心 © 2017 版權所有